光伏行业遭遇“周期底”,作为硅片四巨头之一的TCL中环,其一体化战略正在逐步收缩。5月23日晚间,TCL中环将可转债发行总额由不超过138亿元调至不超过49亿元,时隔一年多募集资金缩水近90亿元。 正逢行业周期底部,TCL中环去年净利润“腰斩”后一季度又陷入亏损,恰逢此时其又投资100亿元买理财,将自身推向了风口浪尖。 光伏行业遭遇“周期底”,时隔一年可转债缩水近90亿 5月23日晚,TCL中环公告称,公司决定对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方案进行调整,将本次可转债发行总额由不超过138亿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浙江万卷书科技有限公司 可转债缩水近90亿 TCL中环抛百亿理财惹争议

光伏行业遭遇“周期底”,作为硅片四巨头之一的TCL中环,其一体化战略正在逐步收缩。5月23日晚间,TCL中环将可转债发行总额由不超过138亿元调至不超过49亿元,时隔一年多募集资金缩水近90亿元。

正逢行业周期底部,TCL中环去年净利润“腰斩”后一季度又陷入亏损,恰逢此时其又投资100亿元买理财,将自身推向了风口浪尖。

光伏行业遭遇“周期底”,时隔一年可转债缩水近90亿

5月23日晚,TCL中环公告称,公司决定对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方案进行调整,将本次可转债发行总额由不超过138亿元调至不超过49亿元。不难发现,TCL中环可转债规模缩水89亿元。

与此同时,募投项目金额也缩水。其中,“年产35GW高纯太阳能超薄单晶硅片智慧工厂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金额改为30亿元,投资总额36.5亿元;“N型TOPCon高效太阳能电池工业4.0智慧工厂项目”产能规模由25GW减少为12.5GW,拟投入募集资金改为19亿元,总投资额46.24亿元。

2023年4月7日,TCL中环对外披露了拟发行不超138亿元可转债方案,其中“N型TOPCon高效太阳能电池工业4.0智慧工厂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103亿元,投资总额达到106.65亿元,占可转债总额七成以上。

彼时,TCL中环表示,本次募投项目将进一步提升G12大尺寸超薄单晶硅片和N型TOPCon太阳能电池产量,提升整体工业4.0水平。同年5月24日,TCL中环还与Vision Industries Company讨论拟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并在沙特阿拉伯投资建设光伏晶体晶片工厂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138亿元可转债的发行,深交所曾向TCL中环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其结合公司营运资金需求、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等,说明本次发行并进行大额融资的必要性等。对于时隔一年,如此大规模调整可转债总额的原因,蓝鲸财经致电TCL中环,电话未有人接听。

TCL中环大幅度调整可转债总额,或许跟产业环境与行业周期变动有关。当前P型PERC电池效率逼近理论极限且降本空间有限,行业纷纷瞄准下一代N型电池技术进行升级迭代。据InfoLink预计,2024年TOPCon电池市占率将达70%左右。但随着行业内众多玩家纷纷涌入该赛道后,国内TOPCon路线红利也正在逐渐消失。受供需失衡持续扩大影响,光伏产业链上各环节产品价格下行至现金成本区间。

在TCL中环2023年年报中,公司董事长李东升也表示,展望2024年,光伏行业中短期仍将处于市场周期底部,供需关系严重失衡,产品技术转型加速,产能优胜劣汰推动落后产能出清。

一边发债向市场要钱谨慎扩产,另一边,TCL中环在5月初抛出了一份百亿理财计划。

5月7日,TCL中环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同意公司使用最高额度不超过100亿元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在上述额度内资金可以滚动使用,理财额度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12个月内有效。

TCL中环的该举动引发了投资者“不满”。实际上,从2020年开始TCL中环频繁进行年度大额闲置资金理财,累计理财额度达220亿元。对此,TCL中环解释称,使用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主要是为了提高自有资金使用效率和收益水平。

截至今年一季度,TCL中环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78.55亿元,短期借款仅为2.5亿元,资金流动性较高。从TCL中环的负债结构不难看出,TCL中环主要以长期负债为主,截至一季度末,长期负债余额为363.40亿元。2023年全年,TCL中环的利息费用为13.88亿元,近五年间,其利息费用均保持在10亿元上下浮动,粗略计算,其资金成本不超过年化3%。

自身造血能力打折,“彩电大王”准备过冬

TCL集团创立于1981年,在资本大佬李东生的带领下,于2004年成功登陆深交所,逐步成长为集彩电、白电、手机、面板等诸多业务为一体的多元化产业集团。2019年4月,TCL集团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交割,剥离智能终端及相关配套业务,由多元化经营转为聚焦半导体显示产业,并以产业为牵引发展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

在此之后,李东生的资本版图正式开启。目前,其已控股了奥马电器、TCL科技、TCL电子、华显光电和TCL中环五家上市公司。2023年11月,通力股份IPO提交注册,但今年3月底因财务资料过有效期,目前处于中止状态,若能冲击A股成功,李东生的资本版图又将扩容。

2020年以来,TCL集团一方面持续加码半导体显示业务,另一方面在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领域积极寻找增长新动能,当前公司聚焦于半导体显示、新能源光伏和半导体材料业务发展。

2020年中环集团完成国企混改摘牌,引入战略投资者TCL科技,后者成为了中环集团的全资股东。2022年4月,中环股份更名为“TCL中环”。目前,TCL中环主营业务为半导体硅片、半导体功率和整流器件、导体光伏单晶硅片、光伏电池及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主要产品有新能源光伏单晶硅棒、硅片、伏电池、高效叠瓦组件。

在2020年中环集团混改后,TCL中环的业绩也发生了变化。TCL中环的营业收入由2020年的190.57亿元上升至2022年的670.1亿元,归母净利润也由10.89亿元上涨至68.19亿元。只不过业绩暴增的背后则是TCL中环靠连番融资“补血”来扩大产能的现实。

2020年8月,TCL中环增发2.48亿股融资约50亿元;2021年11月,公司增发1.99亿股融资约90亿元;再加上其今年5月,TCL中环发布的49亿元可转债,三次融资合计约189亿元。

在P型产能向N型产能转换的过程中,作为硅片四巨头之一的TCL中环,去年遭遇净利润“腰斩”后,今年一季度又陷入亏损,自身造血能力打折。

2023年光伏行业经历了周期性的调整,价格在产能过剩、竞争加剧的情况下严重下行。在这种情况下,TCL中环营收规模、净利润同比下降,当期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1.74%至591.4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49.9%至34.16亿元。除此之外,参股公司Maxeon还带来16.9亿元的负面影响。

资料显示,Maxeon已在美上市,主要股东是国际能源巨头道达尔太阳能国际公司。2019年,TCL中环与道达尔达成合作,后者将其控股的SunPower在美国和加拿大之外的太阳能电池与组件业务分拆到在新加坡注册成立的Maxeon,TCL中环以28.85%的持股比例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后,TCL中环向Maxeon多次增资,并于2022年8月,拟以自有资金2.0079亿美元认购Maxeon公司发行的5年期可转债。

2023年,受Maxeon产品主要市场所在地欧美地区光伏产品价格快速下行、光伏补贴政策调整及高利率环境等影响,及自身经营转型较慢,其业绩及股价均大幅下跌。于是,TCL中环对Maxeon确认了资产减值损失10.1亿元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4.4亿元,同时确认Maxeon投资亏损3.4亿元,并收到可转债利息收入1.08亿元,合计对TCL中环业绩带来了16.9亿元的负向影响。

在2024年,整体光伏行业继续下行且逐步从成本竞争到现金成本的情况下,今年一季度,TCL中环业绩陷入亏损。2024年一季度,TCL中环营收99.33亿元,同比下降43.62%,归母净利润亏损8.8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22.53亿元。

在光伏产业供应链结构性调整的当下,收缩扩张产能控制费用流出,同时,恢复自身造血能力是TCL中环当务之急。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

原标题:可转债缩水近90亿浙江万卷书科技有限公司,TCL中环抛百亿理财惹争议

]article_adlist-->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上一篇:浙江万卷书科技有限公司 利源股份跳水跌停    下一篇:浙江万卷书科技有限公司 实探全球首个光伏“灯塔工厂”:18秒下线一块组件 自动化程度超90%    


Powered by 浙江万卷书科技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